为你推荐

  • 高维学堂丨记豪:战略视觉锤-让品牌1秒进入顾客心智【内训】

    定位课/记豪 报名:2/5
  • 高维学堂|27年双栖税务大咖叶建平:税务科学筹划—不多交,不出事[上海52团]

    税务课/叶建平 报名:7/40
  • 高维学堂|姚琼:OKR实战工作坊—2天1夜,手把手带你攻克落地难点、避开常见误区[深圳48团]

    绩效课/姚琼 报名:0/8
  • 高维学堂|邓良&欧阳开贵《管理者的自我管理——人人都是自己的CEO》[上海23团]

    管理课/欧阳开贵&邓良 报名:1/60
  • 高维学堂|汪瀛:业务领先战略-找到战略机会点,构建战略控制点【深圳20团】

    战略课/汪瀛 报名:0/42

二次创业,美式装备和小米加步枪的融合技

原创 2021-07-25高维学堂

 高维君说:

师乐师考是李勇的第二次创业项目,主营业务是教师资格证和教师入编考试辅导。李勇的第一次创业项目是志公教育,专注于广西公务员考试辅导,目前行业内口碑及业绩都在前茅,是广西本土公考辅导的龙头。

第二次创业近一年来,因为遇到行业政策突变,在此背景下,师乐师考随之调整了组织架构,因为快速灵活应变,取得了不错的成绩。

在高维学堂第四届“724科学创业节”闭门私享会,李勇分享了他二次创业所遇到的问题、挑战,以及他是如何应对,打出一场场漂亮的胜仗。



来源 | 第四届“724科学创业节”闭门私享会

分享嘉宾 | 志公教育、师乐师考创始人李勇

编辑 | 高维君



大家好,我是师乐师考的李勇,欢迎大家来到“我们”的科学创业节。


为什么说“我们”?


源于一个小故事。2019年5月11日,在深圳参加完一个活动后与高维学堂创始人KK聊天,KK 提到说:“实在太忙了,今年的724科学创业节不考虑举办了。”我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说:“什么情况?科学创业节是你的吗?是“我们的”!”


是的,科学创业节是“我们的”,是所有创业者的。因为,科学创业是每个创业者的信仰和范式。


我今天分享的主题是“二次创业的美式装备和小米加步枪的融合技”。


1.jpg

▲图为志公教育、师乐师考创始人李勇



1

创业遇到的挑战与难题——政策变化



 

1、宏观趋势

 

教育行业最大的风险其实来自于政策,但并不仅限于政策。近段时间,教育类上市公司股票被腰斩、腰斩、再腰斩,很大原因是政策的影响。


幸运的是,政策对职业教育赛道影响还比较小。我第一次创业的志公教育主要做公务员考试培训,属于大职业教育范畴。二次创业的师乐师考,做的教师资格证和教师入编考试培训,主要解决教师考编制的问题,也属于职业教育。

2、政策影响

 

师乐师考的主要业务省份,比如广西,2020年以前的教师编制考试是全省(区)统考。全省统一招考是打大仗,特别适合集团军作战。


2020年,中央下了文件,全面推行《县管校聘》的政策。随着文件的下发,各地逐步把招考的组织工作下放,这对师考行业产生了比较大的影响。


1)对师考行业的影响


以前我们预估师考行业会像公考行业一样,都往统一招考的方向发展。“县管校聘”政策颁布以后,统考省份不但没有增加,反而减少,这就变成了对行业的挑战:


一是,考试组织单位分成三类:省级统考、地市自主招聘、县份自主招聘。原来几场大仗现在变成了近百场小战役。


二是,考试形式发生变化:原来统一一种考试形式,现在是D类、两学(教育学+心理学)、教综+专业三种并存。


三是,项目特征发生重大变化:大中小型项目时间集中,同时高频开发。

 2.jpg


2)对师乐公司的影响

 

组织层面:

 

一方面,考试组织单位发生变化,导致不能再使用统考作战架构/作战单元:另一方面,全国考试形式发生变化,导致教学研究高频并发。

 

“事”的层面

 

其一,很多(中小)项目无法有效兼顾,统一作战;其二,项目匹配的资源配置相对不够,资源的组织及协调容易出现紊乱;其三,之前项目存留的方案、流程、资料等知识沉淀较少,新项目需要重新搭建体系、流程、培训资料。

 

“人”的层面:

 

其一,项目集中并发,需要很多独挡一面的项目负责人。以前一个人、几个人就可以指挥统一的作战,因为步调统一、资源调度统一、策划统一、所有人员安排统一,几个人可以控制全部局面,但现在不行,缺乏优秀的项目负责人。


其二,团队是新组建,虽然有从志公教育调来的老兵,但70%还是新成员,业务上还不熟悉。


其三,团队的精力有限,以前几场大仗打完就可以休息或者做下一场大仗准备,现在是连续作战或多点同时开战,没有休整时间。




2

应对挑战所采取的行动

——美式装备+小米加步枪



 

目前,同时广西同时进行的项目将近十个。以前统考时,大项目也就一个,现在有十几个项目同时并发,对一个初创公司是很大的挑战,特别在我们创立的第一年就遇到这样的情况。


以前,我们几个合伙人操盘几个项目是可以的,但是现在同时并发多个项目,每个人的时间和精力根本不够。


怎么办呢?

 

1、组织机构调整:部门主建+项目主战

 

3.png


我们重新搭建了组织架构,大家所看到的这幅矩阵图,右边是客户,左边是项目线,上面是部门线:包括市场部门、销售部门、教研部门、教务与督学部门、IT部门。


教务与督学部门是公司非常重要的部门,也是公司的战略控制点。因为最终要保证通过率,不仅教学要做好,督学也要做好。

 

第一,架构调整,形成全员共识:

 

无目的不沟通,无共识不行动!对于架构调整,刚开始很多人不理解,因为跟原来的思想很不一样,宣讲了很多次后初步达成共识

 

第二,给火车头加满油:

 

因为有的地方在统考,有的地方没有统考。所以在内部,专门做了广西教招项目小组管理试行方案。


定义好项目小组,将每个独立的招考设立项目,根据项目的规模大小划分,业务项目小组负责每一个独立招考。所有人都可以自愿报名加入这个项目小组,或者由项目小组负责人挑选人员加入小组。


项目组成员都有参与奖金分配的权力,原则上,组长的奖金区间为35-50%。项目组其实就是每个项目的火头车。

 

4.jpg

▲图为志公教育、师乐师考创始人李勇


第三,导师带教制;

 

有了激励,解决了想做的问题;,还面临能力的挑战,也就是会做的问题。所以,实行了导师带教制。现在有四个导师进项目,每个最多进3-4个项目。但导师不能拿项目超过10%的奖励。


带教导师一定要跟利益挂钩吗?

 

我们尝试给10%的激励。钱多钱少不重要,最重要的是让导师觉得在项目里面的贡献了可以有正向反馈。


5.png


2、线上炮火支援

 

项目主战、部门主建可以理解为多兵种的集成作战,还需要后端支援。比如,电影《战狼2》里的特战小队还是很需要后端远程炮火支援。


师乐师考的数字化运营中心根据前端的需求,自主开发了两个线上系统:


例如,笔试阶段我们开发了一个模拟考试报名系统,推出“师乐职位热度指数”,一次考试能精准获客数万人。面试阶段我们又开发“同岗查分差查排名”系统,又精准获客数万人。


3、线下地面进攻


虽然是线上有效获客,但是师考的客单价比较高,还需要线下活动来提高信任度和最终转化。


在考试现场和资格审查现场,我们的项目小组就像一个个特战小队,主动申请深入各个市、县作战。实现了“要我做”,到“我要做”的转变!


6.jpg




3

取得的成果



 

1、具体数据


今年广西的几个重大项目,是去年同期的五倍;精准获客人数占到总考生人数的60%。


2、团队成长


项目小组实现了责、权、利对等,价值创造、价值评价和价值分配的统一。


“操之在我”,每个人有了项目主人翁的责任感,就会激发无穷的创造力。


比如,我们师乐在面试班型的设计中强调“分学科”,力争做到专岗专训。但是,竞争对手因为学员数量有限,就把音乐、体育和美术学科合成一个班上课。


这时,我们项目小组立刻写了一篇“檄文”:“音体美”是一个学科?你的美术是体育老师教的吗?


3、提升凝聚力


打胜仗是最好的团建!我们通过一个又一个小的胜仗,去激发整个组织的激情和活力。现在立项的项目,放出去就有人主动申请。


7.jpg




4

获得的认知升级



 

1、成为当地数一数二的龙头


很多机构因招生数量有限,把一些学科合在一起上课,这样培训效果不好。以终为始,用终局思维来看,分学科、分形式,分学段教学是必然趋势,这就要求在区域市场形成绝对的兵力优势,


2、在事上“炼”人

 

我们的人才培养721体系:70%实战+20%辅导+10%培训。


我们认为:好枪手是子弹喂出来的,好将军是战场炼出来的。一定要在事上练人,才能有效帮助人才成长。


8.png




3、独特的知识是企业的核心竞争力


强化知识管理,优化流程,从而批量生产“项目负责人”:完善流程,让大家忙而不乱;知识沉淀,让新兵不慌。

 

最后,给大家推荐一本书《增量绩效管理》,我看了好多遍!

 

9.jpg


“知者行之始,行者知之成”,我把这句话作为在学习和执行过程中的知行合一。

 

科学创业,少走弯路。


现场学友互动问答


Q1在什么节点上,哪些主要因素完成以后启动内部管理和组织相关建设?

 

李勇:我们原没有想过打这样的战,是被逼的,所以也不存在哪个节点。

 

创业和想象的中间总会发生一些变化,不是按照我们预想的路走,所以我们就快速调整,我们没有像正规的企业那么按部就班。这个过程中难在哪里?大家理念转不过来,很多人觉得给部门负责人做汇报,而不是跟项目负责人汇报,绕回去了。

 

二次创业,我从原来公司志公抽了不到10%,现在团队80多号人,只有8个人左右是来自原来的团队,还有一些兼职,比如财务总监兼了这边的总监,我的助理兼了这边助理,动用两家公司所有的资源,前者投入不到10%。

 

原有的公司不希望过多的人进入这个项目,因为原有公司的体量还在跑。作为一个当地的老大还得守着,这是我们的“钱袋子”。

 

大家现在对初创的项目其实还没有完全看得明白,哪个地方更得钱?


原来存量项目更得钱,新项目可能会更得未来。

 

二次创业最主要的是想要有创业精神的人,大太阳下打地面战,这个时间点不容易,我们说我们是创业,上面有美式装备空中部队,但是还不行,还要有地面部队。毕竟才第一年。

 

10.jpg

▲图为志公教育、师乐师考创始人李勇


Q2高维学堂很多的课程,如何在企业内落地的?

 

李勇:如果高维学堂的所有的课都听完了,要问哪个老师的课更好,如何去用?我还是有自己的发言权,这要根据不同的阶段。

 

拿德鲁克的课程思想做整体的操作系统,跟员工、管理者一起达成共识,管理企业、管理管理者、管理员工和管理工作几个部分穿插在一起。在这样的操作系统下一个一个去用,包括流程。

 

科学分钱、流程两者是整体打通的。项目制其实就是科学分钱的思想,就是价值创造、价值贡献和价值分配的过程,只是我的价值贡献很直接,能打来粮食。


项目负责又给火车头加满油,以前大家搞平均,现在直接规定项目负责人直接拿30~50%,这样一规定,发现大家都是35%,然后所有人都满意了,成员都觉得这个领导好,舍得分钱给团队,大家整体感觉很好,所以又给火头车加满油了。

 

高维学堂常驻导师冯卫东点评


冯卫东:李勇在运营上给了我很多启发。我想问一个涉及公司未来战略方向的问题,政策从过去统考变成了现在分散的考试,背后的驱动力量是什么?会不会将来又开始因为分散考试的问题重新走向统考?你对趋势的变迁有什么思考?

 

李勇:我们自己的分析,我们觉得未来有可能回到统考,统一组织会规避一些问题,规避了不正规,虽然现在灵活了,但是操作的可能性变得更多了,这件事情政府一定会制止的。我们现在往D类大力做研发,也是往未来统考的地方去选方向的。

 

11.jpg

▲图为高维学堂常驻导师冯卫东


冯卫东:这是战略性的防患于未然,我的看法是一致的,统考有僵化不灵活的地方,但是分散考试,确实是大问题。中国科举考试最后走向八股文,最后的逻辑是一样的。

 

现在又来一次改革,在左右摇摆过程中,对企业配置资源都是一个考验。未来可能变成新的模式,可以预见性的做这些准备和挑战,企业可能发展会比较平稳。

 


高维学堂常驻导师邓良点评



邓良第一个建议:创业者看新闻联播而且坚持看,因为这些政策都是人做出的决策,把人的规律摸出来,对政策前置性的导向就有一定准备。

 

第二个建议,你的这种做法属于“联邦分权制”,德鲁克讲,大企业常常死于没有创新,但是小企业常常死于没有管理、集中,分散化的打法反而对资源更要集中。我很想问关于战略方面的问题,现在从统考变成分散考试,面向的是全国的一盘大旗,哪些城市和省市是比较拿下的,和竞争对手的差异化是什么?

 

12.jpg

▲图为高维学堂常驻导师邓良


李勇:分散就意味着对教育行业的战略格局跑马圈地,跑一个下来这块战场就是你的,如果是分散化的就要想哪些城市和省份是一定要拿下来的,和竞争对手差异化的一种方式,统考又是另外的策略了。

 

一个是强有力的中央,还有一个是强大的分布,都要统合起来一起考虑,资源会更集中一些,成果会更显著一些,我们最终希望员工要持续性的把这个事情干出来。

 

所谓的企业家精神,就是持续的用资源去创造成果投入到不确定的未来。


413{{total}}

相关文章

评论

  • 网友说:{{el.time}}
    {{el.content}}